Top
首页 > 咸阳特快 > 咸阳新闻 > 正文

作文|夜雨——秦紫薇

咸阳新闻 华商报-今日咸阳 2018-01-23 08:41:33
[摘要]

  和衣而眠,恍惚间似有雨声入梦。惊醒,已是夜半凉初透,寒气贯衣袖。于是独坐窗前,静观夜雨。时万物俱寂而烛火未启,盖于此时于世间独余寒夜观雨,不觉泪下而沾襟,难辨悲喜。

  遂忆旧庭,余幼曾居。其门为木而漆黑。门洞向隅以为石。凡雨,余尝戏于此。每视之,母必告余以石寒,携入室。若逢母事炊,则窃出,奔走呼朋至水行处。以纸为舟,视其缘溪而行。步随,至其渐远。溪侧有舍,其女余所素善。舍旁有一石马,面貌难辨,依稀可识口、目,仅半人高。四周野草如毡,青葱苍翠,花事上绣,繁复缤纷。间或有蚱蜢跳跃其间,或蟋蟀长鸣,亦增胜焉。若非遇雨,余必上骑伪为将,使伙伴为左右。是以为幼之极乐也。

  至若天朗气清,瓜果飘香,趣亦甚,亦有不乐焉。祖母告余误食果馔于日下,恐蜂来。余以己殊,食果于庭中。祖母三呼之,不听。俄而一蜂至,停果上。余未细查,竟食之。及察,蜂已以尾蛰颊,余觉痛而声泪下。祖母闻声遂至,以蒜敷之。翌日蚤起,双颊肿胀而目如豆,于镜则难自观。祖母见,大惊,乃呼祖父载余以医。至其家延之,诊曰:“蜂毒甚,须数至此而针之。”又辅以药敷,窃食之也,味苦。晚则祖母敷药毕,余眠。母归,唯见余肿胀之双颊而未见余眼目,亦大惊,问于祖母乃知此也。后数日,祖母替余敷药,祖父载余以告医。是事虽致余如此,亦窃以为幼之趣焉。

  后春雷复冬雪,新芽复旧夜,朝霞复夕照,孩提成少年。人皆建瓴而迁,余亦迁。祖父母以念旧而居于庭,并事菜畦。及余求学异乡,计归家以屈指,于归旧庭则少甚矣。祖母去于腊月,迄今四年有余。祖父今已耄耋,于吾家以养天年,寡言语而步蹒跚,余尝见滞于所立而不知所之也。感逝者如斯,未几辄发白而故人稀。

  尝梦回故里,忆于总角,泪落于心。旦日不辞长途,行于旧庭。未及半,则道不取。满目皆为砖石瓦砾,夹道屋舍皆作废墟。或存者,亦仅残垣而已。四下荒凉,人烟竟绝。有小径通沟壑者,亦以墟没之。杂草如麻布于其上,而枯茎横生。倏然雁过,其声苍凉,其诉生之不易乎?或诉其孤身乎?举目上望,心下悲凉。折反取异道,乃得庭。内草木丛生,长丈许,房舍几欲倾颓。至于菜畦,祖母安在时精细耘作,今已荒芜矣。归家,昏眠昼夜,依稀现庭之旧貌,而旧人不现。

  坐至三更,而雨未停。余起身正衣立于阶,以掌汲雨,落于手而凉于心,夜冷甚矣。不知明朝叶落几许?唯知今夜雨而有风来。

  咸阳中学 秦紫薇

  点评:“祖母闻声遂至,以蒜敷之。翌日蚤起,双颊肿胀而目如豆,于镜则难自观。祖母见,大惊,乃呼祖父载余以医……”读此文,绝非古人所作,然,不失古人之范。此亦非侍弄文字之表意,甚有布局谋篇之术,情深意切之真。母爱、乡爱、自然之爱、生活之爱皆在细腻之文笔中。

  快投稿

  捕捉瞬间精彩,记录点滴感悟,阅读、写作……生活可以无限精彩。

  投稿邮箱:3446438176@qqcom

  主持人:史嘉婷


编辑:王金金

相关热词搜索:作文 紫薇

上一篇:咸阳干了一年活 拿不到工资 10余农民工凑钱到报社反映问题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