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母亲在咸阳一工地摔成重伤 女儿筹借3万余元救妈妈

来源:华商头条-华商报 时间:2018-01-09 06:49:00 编辑:华商报供稿 作者:史嘉婷 版权声明

←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

  姨妈找到当事人了解情况

  三方司法调解仅一方到场

  事故发生后,吴勤青姐姐吴勤霞几经周折找到事故发生地,了解情况,与房东及工头取得了联系。吴勤霞说,自己报了案,但是12月29日三方司法调解时,妹夫按时赶到司法所等了两个多小时,却不见其他人,后无奈返回医院继续照顾吴勤青。

  1月3日,负责该工程的咸阳市三原县工头王涛告诉记者,吴勤青摔下楼后,干活的工人拨打了120电话,自己赶到后跟随救护车将吴勤青送至医院。“在工地出了事,到医院我只能拿钱垫着先看病,我给主家说,盖房,他们是第一受益人,拆迁他们受益大,我们只是每个平方挣几块十几块,但是跟他们讲不通。”王涛说,自己并不认识吴勤青,吴勤青从人市到民房工地干活,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是想着先救人,但是开始只是自己一个人在付款。“命保住了,现在动手术什么的,说是要8万。但是我觉得应该让房东也一起想办法,做事情要讲良心,不能所有责任都让一个人担。”王涛说,司法调解当日自己从外地赶回来时因堵车误了时间,自事故发生后,自己和房东关系破裂,因此他目前也不愿主动联系房东罗建军。罗建军则认为,自己将活儿包给了王涛,吴勤青是为王涛工作,所以吴勤青不应该找自己,司法调解时王涛没去,那么自己就不应该去。同时,1月3日,罗建军出示了一份他与王涛之间的“建房合同”,其中第二条注明,施工中的一切安全责任事故由乙方(王涛)承担。“他们现在都不管,都不缴费了。”1月8日下午,吴勤霞说,王涛一共缴费1.9万元,也再没缴过费。

  女儿为母治病奔走

  想母亲早日康复好报恩

  “因为两年前我妈住院借的钱还没还完,别人也就不愿再借。我上学在信用社贷的款有利息,每季度都要还款,所以我妈才急着出去在工地干活挣钱。经过我的努力,同学家长才借给我钱。”刘迪说,“我暑假的时候打工挣生活费,寒假我也会打工给同学家长还钱。”刘迪告诉记者,自己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曾跟着妈妈在村里地里干零活挣钱,妈妈每小时3元钱,自己每小时1.5元,初中的时候变成了每小时6块钱,后来她也曾做过服务员等,母亲医疗费迟迟不能解决,她愿意打工挣钱,拼尽全力救妈妈,但目前也是杯水车薪。

  全身多发骨折并创伤、脑挫裂伤、顶部皮下血肿、两肺间质性肺炎等,已经转出ICU的吴勤青插着尿管,还需继续接受手术和其他治疗护理。刘迪说,自打母亲转出ICU,工头听说要做手术后,就再没缴过费了。元旦期间,刘迪趁着假期将自己筹借的钱拿至医院,她说再加上父亲筹借的钱,还了医院欠款后,还能够母亲做一次手术。

  “我妈对我特别好,我就想让她赶快度过难关。”12月31日,在医院走廊,刘迪哽咽地说,“她为了让别人有活的时候能想到她,每天都会买东西,自己舍不得吃给别人吃,希望别人下次有活时能叫着她一块儿。她在工地搬砖、和水泥等等,很多都是男人干的活。今年暑假的时候,有一次在工地干活,脚被生锈的钉子扎了两个洞,自己也不去看医生,后来我让她去贴了点药,第二天仍然很疼,但她还继续去干活。”刘迪说,母亲每天早起在人市等活儿干,是位特别好的妈妈,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自己还要报恩。元旦当天,马上面临期末考试的刘迪返回了校园,次日,她的母亲吴勤青也做了第一次手术。昨日下午,吴勤霞说,妹妹现在很虚弱,妹夫每天在医院照顾她吃流食,第二次手术什么时候做还是未知数。

  律师:工头和房东应该一起承担责任

  陕西林麓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维说,工头(承包方)和房东(发包方)应该一起来承担责任。

  “因为法律有强制性规定,所以临时合同不一定能全部免责。”王维说,“只是对于发包方来讲,如果约定了事故责任由承包方承担,那么发包方承担了责任之后,可以向承包方追偿,法院可以再次划分责任。”也就是说,无论工头和房东之间合同中免责条款的效力如何,受害方都是可以向工头和房东主张权利的,至于责任划分,则是由法院根据案情来具体裁量。

  华商报记者 史嘉婷



相关热词搜索:妈妈 工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