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咸阳特快 > 咸文坛 > 正文

作文|广陵烟火朝与夕—肖锡盈

咸文坛 华商报 作者:陕科大附中 肖锡盈 2017-12-29 08:40:04
[摘要]时光是二十四桥上的明月一轮,从历史深处漫溯而来,同亘古的皎月携手走来的古城数不胜数,但三分月色独她占了其中两分,人们唤她,广陵。

  时光是二十四桥上的明月一轮,从历史深处漫溯而来,同亘古的皎月携手走来的古城数不胜数,但三分月色独她占了其中两分,人们唤她,广陵。

  春节二月,随父母来到了这里。

  广陵的美存在于三月的那场烟花中,广陵的美誊写在石桥边的芍药田里,广陵的美更是被历代文人心心念念地描摹于桥边月辉西斜时。唐代曾有一个叫杜牧的诗人沉醉于一场清梦不愿醒来,梦里有陵水一渡。他叫她,扬州。

  一人独自漫步于扬州城中,听闻,她有过很多名字。春秋时,她唤邯。那时她几经易手,看过吴的月落、闻过越的花香、吹过楚的风沙。那时她不施粉黛,如豆蔻少女,只待三春桃盛,碧玉妆成,惊了天下。

  忽遇一白发老者,见我一人于此闲游,便和我讲起了她与诗词的缘分与故事。

  西汉中叶,她在惊艳的低吟中更名广陵。风华一度,孕育出多少佳人才子。当一位名为细君的汉代女子携着乡愁远嫁,留了“愿为黄鹄兮归故乡”这样深重又深情的告白,广陵同诗词的缘分就此结下。这缘分随着山高水长被细细酝酿。待到隋唐,被取下樱草结的环帽,刹那间,她的美名如古坛封不住陈酿的酒香,一举惊遍大隋与盛唐。

  隋文帝赠她扬州美名,隋炀帝更是三入其怀,终身难忘。他无数次醉在她的风亭芳草间,无数次长袖清歌于其中,最后死在琼花树下,葬于可淹流的未知旧处。

  风流帝王沾着桃花色的诗句随着琼花落入了千年古运的浩渺烟波中。历史翻过一页,有白衣高冠的男子在三月春风里浅吟低唱着出场了。

  那年春莲居士还是一名送别友人壮游天下的青年,未尝仕途失意,扬州于他,是一座娇羞婉约的清江古城,再美也只是必将离别的一处风景。李白之后,杜牧踏舟而来,他爱扬州,更爱扬州美人。珠帘半卷后有豆蔻少女朝他浅笑,他便醉倒在十年扬州梦里。但真正懂扬州的不是李白、杜牧,也不是只爱扬州住,只合扬州死的黄慎和张祜,而是郑板桥。他低头思故乡时说:“我梦扬州,便想到扬州梦我”,他月夜漫步时说:“扬州自古无清昼”,他遍赏鲜花时又说:“十里栽花算种田。

  他那么懂她,又那么爱她。

  扬州名声太盛,以至于让世人感叹于她的衰落,草木凋零的秋末有风起,二十四桥畔的枯叶落下琼花事,瘦西湖的凌波水吹落了清词诗。美人迟暮,多令人惋惜。

  然而我仍携着一丝不甘,走遍了扬州城的阡陌街巷。

  手握一卷残破的《琼花集》,伸手摘尽古城风华的叶。大街小巷间有碧瓦青瓷,清浅的风语自半空吹下,吟着闲潭落花,车轮碾过冒出青苔的是石道,拐过柳暗花明的又一处迷楼,我看到运河旁寒星下有长舟闪着灯光,听到夜间瘦西湖边上的人家传来笑语落错,我走过竹西路,亦隔着虹桥上的垂柳遥看东关古渡。

  扬州从不曾落寞,她的美藏在琼花芍药的娇媚里,藏在桥上玉人的箫声中,藏在三月烟霞的那场花火里,从不是一句兴衰可以简单定义。

  竹西佳处有名都,有一种清丽早已融入烟火朝夕。

  这次旅行,受益匪浅。

  点评:作者细腻的心,清丽的笔,在这方纸笺上轻盈挥洒,写情寄意,墨彩飞扬,犹如夏日里的一缕清风,给我们这个浮躁的世界平添了一份宁静与清凉。扬州不施粉黛,美在自然,美在故事,作者细腻的情思,缜密而畅达的行文也让她和她笔下的扬州一起“如豆蔻少女,只待三春桃盛,碧玉妆成,惊了天下。”

  孩子作文不错

  快来投稿吧

  捕捉瞬间精彩,记录点滴感悟,阅读、写作……生活可以无限精彩。

  投稿信箱:3446438176@qq.com

  主持人:史嘉婷

编辑:刘李娜

相关热词搜索:作文 广陵 烟火

上一篇:作家出版社近期重磅推出咸阳作家王海长篇小说《新姨》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