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咸阳特快 > 咸阳新闻 > 正文

副刊|卖醪糟的老爷子——钱盈汐

咸阳新闻 华商报 2017-10-24 14:14:28
[摘要]“醪糟— —热腾腾的醪糟!美味远了,却忘不了那种感人心腹的温暖… …西工大附中初二A8班钱盈汐指导老师:惠军明。

  “醪糟——热腾腾的醪糟!”一声声热腾腾的吆喝声响彻云霄,它唤醒了沉睡中的村庄,也唤醒了我的童年。

  一串清脆的铃声,穿过干冷的巷子。越来越近,一个已经生锈的铜铃,映着太阳光,闪耀刺眼的霞光。铃声悠扬而又绵长,仿佛吹散了黄土高坡的尘沙,驱散了大西北的寒冷。耳畔流淌着清晨的序曲,明媚温暖。走来的,是一位每个冬天都与孩子们相伴的——卖醪糟的老爷子。我端起搪瓷碗,探身窗外,看到平日的伙伴都已早早等在门口。铃声慢慢近了,我赶紧跑出门去,同孩子们一起守在村口。铃声叮当响,声音越来越清脆,仿佛已经闻到醪糟的香味。安静的小巷中弥漫着丝丝雾气,飘出缓缓到来的暖意。

  老爷子到了。像往常一样,还是穿着那墨绿色的军大衣,头上扣着一顶小棉帽,里面穿着一件油渍斑斑的毛衣,他挑着竹担,一头挂着的,是装满孩子们快乐的美味,另一头挂着的是新鲜的材料。那已泛黄的铜铃,就系在竹竿中间。

  孩子们一拥而上,将瘦高的老爷子围在中间,每人手里都拿着大小不一的搪瓷碗,眼巴巴地望着桶里,那垂涎三尺的模样和那冻得红扑扑的小脸,只为那一晚热乎乎的醪糟。

  老爷子慢慢将竹竿放下,掀开盖在桶上的白布,醪糟热气腾腾地冒着白烟。老爷子伸出手来,一手拿起孩子们的搪瓷碗,一手拿着长柄大勺,舀起一勺醪糟,不偏不倚地洒在碗中,没有一滴流出碗外。再递给孩子时,孩子脸上已露出幸福的笑容。那时的我刚上小学不久,对于“熟能生巧”这个成语还是从他那儿学来的。

  对于我,他总是格外照顾,给别人舀一勺半,给我两勺,走时,还不忘问我要些什么调料。老爷子知道我家里不富裕,尽管他生活也很拮据,但每次他都不忘多为我舀上半勺醪糟。他的善良,让我心怀感激。

  当孩子们散去,老爷子又挑起竹竿,吆喝声再次响起:“卖醪糟哩!热乎乎的醪糟!”那串清脆的铃声也逐渐消失在雾气弥漫的小巷里。我又眼巴巴地望着,等着,望着那老爷子明早再来,等着那串清脆的铃声重回深巷……

  深深怀念那位卖醪糟的老爷子,感谢您的付出温暖了我的童年。

  点评:当童年渐行渐远,成长中的那些好吃、好玩的片段都凝结为岁月的明信片,而“醪糟——热腾腾的醪糟呦!”这声热腾腾的吆喝,却成了小作者无法忘怀的温暖记忆。冬日干冷的长巷响起悠远的铃声,在孩童们期盼的眼神中,卖醪糟的老爷子如春之使者般带来了美味和温暖。清晨时分就开始的盼望,侧耳细听、望眼欲穿,待得那熟悉的声音响起,熟悉的人影走来,寒冬中终于捧起热乎乎的小碗,满心的满足与安慰恐怕是无法比拟的感觉。所以童年走了,却忘不了那声热热的吆喝;时光走了,却忘不了那个善良守时的老人;美味远了,却忘不了那种感人心腹的温暖……

  西工大附中初二A8班 钱盈汐

  指导老师:惠军明


编辑:王金金

相关热词搜索:副刊 醪糟 老爷子

上一篇:副刊|小燕子的哭诉——张丙杰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