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咸阳特快 > 咸文坛 > 正文

那个“骗”我的老师——申宝珠

咸文坛 华商网-华商报 2017-09-08 09:42:20
[摘要]

  那个“骗”我的老师

  申宝珠

  那年教师节,父亲任教的学校聚餐。一个高个子、宽肩膀,有一对黑宝石似的眼睛的男老师,让我将一沓餐巾纸送到餐厅。到了,放下餐巾纸,我欲离开。他一把抓住胳膊,“碎女子,和你老师吃饭有啥羞涩!”“还是要平办法多,我叫不来”,父亲对他竖起大拇指!

  他姓李名荣,小名要平。因为是本乡人,老师们见面称呼多是小名。李老师一讲数学便举例子,一举例子便必然要提举一反三的好处,哪一道方程公式都要牵扯到举一反三,就像吃羊肉泡,掰开揉碎烹煮。李老师讲起课来以速度取胜,讲题飞快。因为他有超常做题兼讲题的缜密思维,对那种具有高度脑筋急转弯性质的数学题,已达到游刃有余的神妙境界。更令学生们无比膜拜的是,李老师每讲一道难题之前必对台下的学生说句“难不难呢”,随后开始在黑板上写那道需要三四十步才能得出结果的题目。写完后他面对满是密密麻麻字母的黑板,对聚精会神地学生再说句:“不难吧”。

  那没法,教书是门技术活!我们常常这样维护李老师的“高大形象”——背地里替他辩护。暗恋他的女生,悄悄将他的名字刻在白桦树上。可惜的是,李老师从来没有教过我,然而关于他的故事总是充斥我的耳膜。比如,他酷爱打球,三步上篮每投必中;又比如学习“幂的指数”反问为何不是猫的指数,教室笑声不绝于耳;他的老父亲爱吼秦腔,周末我们这级学生去李家庄集市为老人家捧场喝彩……那时候没网络没偶像,李老师就是我们的偶像!他带的学生,见人必侃他;他未带的学生,见人必追问他。

  我师范毕业了,李老师亦由一名普通老师提升为一校之长。此刻,我也回到母学任教,成为老师麾下的一名士兵。

  当时,学校里年轻人有小敏、永利、西宁、我,还有刚毕业的迎宾。安排监考的时候,教务主任非将永利和迎宾排在一起。我不明就里,嚷着要和永利一块监考切磋业,教务主任怕我“打搅好事”。说这是李老师斟酌再三的决定,这二人可“擦出火花”,小黄毛丫头你懂甚。哑然失笑。等监考的时候,我和小敏去侦探,果然,素日“铁嘴钢牙”的永利脸颊微红,瘦削腼腆的迎宾正襟危坐,两人一前一后,眼神却在空中交集缠绵,“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现在他们已经结婚多年,一个是母校的语文科教研组长,一个是母校的教务主任。

  朱老师的女儿身高只有1.5米,技校毕业后工作无着,苦恼得寝食难安。孩子虽然聪明伶俐,但脆弱惹人垂怜。李老师咨询有关政策,建议朱老师让女儿来我们学校管理计算机,闲暇时间学习心理学、教育学等专业课考教师资格证。朱老师逢人就说,多亏了校长!多亏了校长!年近半百的人唯恐工作滞后,总是兢兢业业,经常放学将作文本带回家批阅。

  那一年,我们学校中考考了全县第一,他在经验交流大会上发言:谈得最多的是——耕读之乡民风淳朴,好像他做的一切无甚要紧。其实,他给托儿带女的老师盖的厨房没讲;他给体质差的女老师批了九个月的产假没讲;他也没讲自己总是第一个到校,最后一个离开……

  快投稿

  在这里,你可以诉说你的感情,也可以畅谈你的感悟,还可以分享你的心情;在这里,你可以告诉我们你身边的开心事、新鲜事;在这里,我们一起说着咸阳几十年的变化,说着发生在咸阳的每一件大事小情;在这里,你是主角,你的故事大家一起聆听。

  只要你是咸阳人,只要故事和咸阳有关,就来投稿吧。

  投稿邮箱:3446438176@qq.com


编辑:杨金艳

相关热词搜索:那个 老师

上一篇:鱼的逝去   西安市第八十九中学侯佳欣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