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咸阳特快 > 咸文坛 > 正文

鱼的逝去   西安市第八十九中学侯佳欣

咸文坛 华商报今日咸阳 2015-09-14 10:36:23
[摘要]窗边小小的鱼缸里隐匿着一个小小生灵的孤寂。它的悲剧像大海中的一叶偏舟,在无风无雨的午后一点点倾侧下去,倾侧下去……

  窗边小小的鱼缸里隐匿着一个小小生灵的孤寂。它的悲剧像大海中的一叶偏舟,在无风无雨的午后一点点倾侧下去,倾侧下去……

  隔着两层玻璃,它侧着小巧的脑袋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忽地,似是略略发觉到了自己的悲剧,它从痴迷的梦幻里挣扎出来,奋力地一头扎下去,竖直着下去,将一双可爱的眼睛深埋进浅浅的鱼缸。但却不曾料到这将要失去灵魂的躯体竟已不能经受它自己带起的水波。它被夹杂在浊物里,被猖狂涌动的水波挟着在小小的鱼缸里上下翻腾,它的无力抵抗让我不忍去想这样被水波玩弄于股掌的躯体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灵魂,一个小得没有力气去溯水而上的灵魂。

  许久,一切浊沌都沉淀下来,它终于又回到方才的宁静里。它从不曾在这个地方留下一点声响,正如这个冷漠的地方也没有一点声响是为它发出,我在静默里站着,在这个小小的生命面前过早哀悼似的静默着。我能做些什么呢?我又能发出什么声响呢?鱼的一生注定如此,生亦静,死亦静。

  鱼缸里忽地闪出一道刺眼的光,一闪便消失了,那是鱼肚的白,水波肆虐之后,又陷入良久的死寂。

  一张一合的腮打着生命的节拍,一点一点慢下去,将所有跳跃的音符变得缓慢而迟钝,一曲凄美的乐章进入最后的尾声。

  来世,别做鱼,一缸微薄而污浊的水便可以将你囚禁。来世,若做鱼,就溯着河水或是溪流赏一生花红柳绿吧!来世,做飞鸟吧!用自己的羽翼向着痴迷的梦儿飞翔,用自己的声音向着苍穹啼鸣!

  是听到了我的话语么?你用你澄澈得如山泉洗涤过的目光望向我,水里水外不过隔着层透明的玻璃,我们是那样亲近。

  倾侧……倾侧……又忽地一头扎下水去。扎下去,浮起来,浮起来……扎下去!

  它侧翻着飘浮在水面上“死去”,却又因着一点儿风声的惊扰一个激灵闪出老远。继而依旧侧翻、“死去”,再一惊扰,又摆着尾“活过来”,然后悬浮着再次“死去”……

  整个世界都是水肆虐的声音,践踏着那一尾柔弱的生灵。

  次日清晨,有一尾小小的鱼静静地浮在水面上,如初秋一枚不小心被吹落的叶子,发着橘黄色的微光。

  小小的一个土坑,小小的一抔黄土,便安葬了这小小的生灵!殊不知,无论它多么微小,它从不曾属于土地。

  于是,墙角小小的花园里隐匿着一个小小生灵的孤寂。


编辑:冯孟薇

相关热词搜索: 逝去 西安市

上一篇:住在心里的城——西安市铁一中学王钰泽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