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咸阳特快 > 咸文坛 > 正文

陪母亲唠叨唠叨——寇基

咸文坛 华商报今日咸阳 2015-09-02 10:31:15
[摘要]母亲老了,每次和她通电话,她总是唠叨个没完没了,刚开始那阵我很不适应。慢慢地,隔几天听不到母亲的唠叨,心里就觉得少了些什么。

  母亲老了,每次和她通电话,她总是唠叨个没完没了,刚开始那阵我很不适应。慢慢地,隔几天听不到母亲的唠叨,心里就觉得少了些什么。

  昨天,母亲又在电话里说,她收到报社寄来的三张稿费单,是我五叔从镇邮局把钱取回来的;后院的石榴昨晚被大风吹落了不少;家里养的猫咪越来越懒,都不逮老鼠了;村里的疯女子前天发病了,死在村口,全村人都哭了;政府给瞎子五保户张三每月发80块钱养老金……

  那几年,我工作的地址常常更换,业余给报刊投稿时都写成老家的通讯地址。母亲每每收到稿费单时都及时给我打电话,听到母亲爽朗的笑声,我就很开心。后来,投稿时我就不由自主地写上老家的地址,母亲似乎也习惯了。

  隔一段时间没收到稿费单,母亲心里就空落落的,惦念我工作是不是太忙太累?身体是不是不舒服?然后就给我介绍一大堆偏方,说这些方子都灵验的很,还嘱咐我记在笔记本上,又叮咛我少喝酒、少抽烟、少熬夜、少操心家事。

  慢慢地,我才发觉,老家的地址就是我和母亲心灵相犀的桥梁,我自觉不自觉地爱听母亲唠叨,听老家那些琐琐碎碎的事情。

  好多天没听到母亲的唠叨,心里怪痒痒的。赶回老家时,母亲正在菜园里忙碌。我老远喊着“妈”时,她愣在原地大半天,揉揉眼,才挪动双腿,笑容顷刻间填满了她满脸的皱纹。她拉着我的手兴奋地说,这多天,妈时常半夜就惊醒了,想到你,我还安慰自己说,我娃这两天肯定会回来,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母亲丢下手中的活,高兴地说,走,咱回家,妈给你做饭去!

  晚饭后,和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说,上月你大舅家盖起了三层的小洋楼,美得很,这几天正给你表弟相亲呢;妈托人给你小妹介绍了几个对象,人家条件都好得很,可你小妹死活都不同意,纯粹是把人给死的气呢;前天你大姐给妈买了几大包营养品,包装盒上全是洋文,妈一个字都不看懂……看着电视剧《家有儿女》,她又说,儿女都是父母亲手心的肉,天下做父母的,谁的儿女谁到死都有操不完的心,如今,儿女大了都走远了,想找个贴心人说说心里话都难的很。人老了,心里都有个寄托、牵挂,就像你那一张张稿费单,妈看到它,就想和你说说话,那种感觉比我吃了蜜还甜。

  母亲唠叨了大半夜了,说着说着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摸着她枯瘦的双手,看着她满脸的皱纹,才觉得母亲真的老了。

  母亲走向了自己人生的尾声,她幸福吗?正如五叔所说,现在年轻人长年打工在外,父母想和儿女唠叨唠叨,都变得越来越难。每每想起五叔的话,我心里就酸溜溜的。幸好,深藏在我内心深处老家那永远不变的地址,带给母亲些许慰籍,母亲也因此有了和我唠叨的机会。此时,我才明白她内心的煎熬。


编辑:冯孟薇

相关热词搜索: 母亲 唠叨 唠叨

上一篇:手机,“一把双刃剑”—— 陕西科技大学附属中学张祖望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